诟莫大于卑贱
而悲莫甚于穷困
久处卑贱之位
困苦之地
非世而恶利
自托于无为
此非士之情也

为什么总要拿最恶意的眼光来看待同性,用最偏袒的目光看待异性呢?这是我所不理解也无法理解的…

【荆高】综合征 6

   

    高渐离发现了一件很巧的事情,正如旷修所说的只要他想,他就会来。高渐离没有在意,他觉得只不过是巧合罢了,旷修又不会读心术,怎么可能按照自己所想的来呢?

   已经来到这里两周了,小说的进度写的时快时慢,情节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。高渐离坐在电脑前翻看着之前已经写好的内容皱着眉头。他发现自己以前每次都犯的毛病又出现了,明明自己一直在努力克服,他又将发生在身边真实的事情写进小说里,虚构的内容和真实的事情穿插在一起。

   这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,他...

emmm……

【荆高】心脏 下

上篇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医生们围在他身边嘀嘀咕咕的指着心电图和手中的档案病例,母亲哭的接不上气,话都说不清楚,父亲坐在床边复杂的看着他。高渐离看惯了这种眼神,失望?难过?不争气?所有人的表现他都看惯了,像电影一样每年都会重复一遍。受不了嘈杂的声音,他皱着眉头将头偏在一遍,母亲敏锐的发现了他的动作,伏在高渐离身边,担忧的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。高渐离正好想安静一会儿,没有说话,只是将眉头皱的更紧。


“你们都不要吵了好吗!他很难受 你们能不能出去!”


母亲撕心裂肺的声音惊...

【荆高】心脏 上 (完结 主高渐离 中秋贺文 现架 刀中带糖 )

全文分上下,明天完结全文大概5000字,我还没写完,这次更新是2500
算是荆高,全文高渐离视角,我不清楚算不算he,我个人来说算,刀中带糖吧!
这次不说设定,不然有点剧透!
灵感来源于老师讲的事情(后记会讲)一个午觉睡起来突然想写。
祝大家中秋节快乐!谢谢每一个点进来看完的小可爱!求心心,求评论,求捉虫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高渐离看着窗前奄奄一息的梅花出神,他有些记不清这梅花是什么时候开始生长再这里,几年前或许更早,换句话说,它根本不该生长在这里。每当初春的时候都安静的开放,还能嗅到淡淡的...

【荆高】表白 (高中现架)

分割线预警!迟到了两天的七夕贺文
全文6377字(破纪录了嘤嘤嘤)
阳光暖男荆×外冷内热高
ooc!傻白甜!
有慵懒旷出场!大家放心助攻哒!
求评论!求红心心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嘿!旷修马上七夕了!”
“哦?是吗,什么时候?”
“十七号!”
“还早呢……”
“你怕是补课补傻了,这周五就是了…”
“是吗,七夕而已,情人节都没见你这么激动…”
“你不想干点大事吗?”
“干嘛?上街烧情侣?”
“哇!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旷修,真恶毒。”
“哦,滚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高三暑假补课本来就十分磨人,今年同市的另一个高中为了响应政策和他们合并,本来两个班占一整栋楼的“清净待遇”被...

续梦了

又是雪山之下的生活和妈妈,依稀记得梦里的景色很美,也和不多的居民生活在一起。我记得这个情景是以前梦到过的,不过这次我好像要离开这里......

不想不想

梦我还有两个朋友

总之我不想离开这个地方,我希望我以后再次的续梦还将生活在哪里

【荆高】综合征 5 (现架 ooc)

“你结婚了吗?你怎么没和伴侣在一起?”

“嗯……他在外边出差,我想一个人在外面散散心。”高渐离抬起头看了他一下,皱皱眉头,他并不是特别信任眼前的人。

“哦,这样啊,祝福你们。”旷修歪头笑了笑。

“谢谢。”

  高渐离目光在房间四处搜寻这,想找一些话题。他突然看见椅子上放在的琴盒,眼前一亮,有些激动的坐起身。

“你会弹古琴?”他期待的看着旷修。

“啊?弹得不是特别好。”

“你喜欢那首曲子?”

“高山流水,这也是弹的能拿的出手的了…”

  旷修揽了揽头发抱歉的笑着 “学艺不精。”

“我也喜欢!不过一直没有弹出什么感觉…总感觉少了些什么…”

  说...

葛生 《诗经·国风·唐风》

葛生蒙楚,蔹蔓于野。予美亡此,谁与?独处?

葛生蒙棘,蔹蔓于域。予美亡此,谁与?独息?

角枕粲兮,锦衾烂兮。予美亡此,谁与?独旦?

夏之日,冬之夜。百岁之后,归于其居。

冬之夜,夏之日。百岁之后,归于其室。

(很美的一首悼亡诗)

【荆高】综合征 4

 

   高渐离愣在原地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人又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。
  
   “呃,抱歉我敲错门了,对不起打扰了。”蓝发男人看见他愣在原地,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,道了歉正打算关门走的时候高渐离一把抓住即将合上的门,差点夹了他的手。

   “没有夹到吧?我不清楚你的手放在哪里。”蓝发男人急忙松开门把,惊慌的看了看他的手。
  
   “你真叫旷修?”高渐离丝毫没有在意,向前走了一步眼睛盯着蓝发男人反问道。

   “呃,是的。”旷...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